当前位置:湖南墨然国际商贸有限公司情感白浅与离境最后一段对话,有一种爱叫白浅与离镜
白浅与离境最后一段对话,有一种爱叫白浅与离镜
2022-08-06

原文:

我勉强将扇子收起来,怅然到:“离镜,你确是我白浅这十四万年来唯一倾心爱过的男子。可沧海桑田,我们回不去了。”

他身子一颤,终于留下两行泪来,半晌,涩然道:“我明白得太迟,而你终究不会在原地等我了。”

有多少爱,在对的时间遇到了对的人,男未婚女未嫁,郎有情妾有意,但终究,错过便是错过了,再想挽回,也再难回去了。

无法接受断袖之癖的离境爱上了男儿身的白浅

白浅,青丘之国白止帝君的幺女,由于从小跟着四哥顽劣不堪,没个女孩子该有的样子,她娘一会怕她嫁不出去,一会又怕她嫁过去肯定不受婆婆待见,没有好日子过,后来经折颜开导,她娘终于有了好主意,让女儿学一身好本领,哪怕脾性不好,以后没有人打得过她,就不用受欺负了,于是就有了后来的拜墨渊为师,这可是她娘选了半个月,从四海八荒里挑出的最好的师傅,由于墨渊不收女徒弟,于是,白浅母亲将她化作男儿身。

这也成了白浅与离镜之间最大的鸿沟。离镜的父亲魔君有断袖之癖,但离镜却非常厌恶,但就是这么巧,一次偶然机会,魔君看上了白浅的师兄令羽,顺便把与令羽在一起的白浅也掳走了,魔君要逼迫令羽成婚,令羽宁死不从,各种死法都试了,就是没成功,白浅想救出师兄,奈何法力连自保都不够,也就在此时,在大紫明宫,认识了离镜,两人相交甚欢,离镜答应帮他救出师兄,还想把妹妹许配给白浅,但没想到离境自己也喜欢上了白浅,但白浅当时是男子啊,醉酒后的离境还是向白浅表达了爱意,被拒绝后选择用女色麻痹自己,白浅被墨渊救走离开后,思念不已的离境来到了昆仑虚再次表白,哪怕被白浅大师兄打了一顿后,还是偷偷在山下住下来,天天给白浅送情诗。

离境想遵从自己的本心,他喜欢阿音,但潜意识里却又在抗拒着,他讨厌父君的断袖之癖,于是当长得和阿音几乎一模一样的玄女出现后,他找到了拯救自己的救命稻草,被阿音撞破后,他也搞不清楚自己到底喜欢的是阿音这张脸还是这个人,但是他还是不能接受断袖,男阿音和女阿音,离境觉得还是选女的更能让自己接受,离境选了长的像阿音的玄女,却不知这恰是错过的开始。

恢复女儿身的白浅伤痕累累情已断

后来大约过了七万年,离境才知道阿音就是白浅,白浅不仅是女儿身,还是青丘的女君,本就对阿音恋恋不忘的离境又守到了青丘,如同当年守到昆仑虚山下一般,可白浅与天族夜华已经有了婚约,虽然她大了夜华君整整9万岁,当时只是一心想履行婚约并无什么爱意,但再次看到离境她也再无波澜。

初恋是青涩的,美好但大多都不完美。

当年离境爱上自己,并不知道自己身份,甚至是男是女都不知道,初尝恋爱的白浅便下定决心要嫁给离境,待自己学艺成功后就去说服自己的爹娘,但没想到,离境劈腿了,劈的对象竟是受自己恩惠的玄女。白浅想扇她一巴掌,被离境挡了;白浅伤心时,离境风光迎娶玄女;白浅暗自欢喜时,被擎苍抽了一顿送回昆仑虚的玄女只是个苦肉计;白浅卑微地去大紫明宫求取玉魂时,却是得了玄女的一顿冷嘲热讽,最后已然受伤的白浅为保住师傅仙体,日日取自己心头血,差点命丧黄泉。

爱,并非无穷无尽,慢慢的白浅对离境的爱消逝在一桩桩事件里,也消失在时间里,再来谈是男是女,是误会,都已经变得不重要了,因为爱已散尽,再见只是陌路人!

有一种爱叫白浅与离境,不知怎么地生出一股不能阻挡的爱意,觉得什么世俗束缚皆可抛,但终究敌不过年轻,因为年轻,还未定性,你不明白自己的内心到底想要什么样的人与自己共度一生,或许喜欢那样的样貌,或许喜欢那样的品性,或许只是因为聊得来,也或许,什么都不是,不知道为什么你就是想要和他在一起,这只是一时的感觉,当层层束缚要求袭来时,身边的声音告诉你,他并非良人,你犹豫了,放弃了。当你年纪渐长,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时候,有些你当年放弃的成了你终生的后悔,因为你想回去再也回不去了;有些放弃的你觉得放得正好,没有了当年的他,你找到了更适合的现任。

沧海桑田,时间是一剂良药,珍惜眼前人,莫让现在拥有的无端失去变成昨日那回不去的痛!

//文章网站 //统计代码